当前位置: 首页 > 非洲新闻类 > 非洲项目 > 正文
投资非洲医疗业 一项造福又盈利的事业
发布者:中非联合工商会提供转载  来源:中国驻加蓬使馆经商参赞处  发布时间:2014/10/9

上周乘坐肯尼亚航空的班机在东非旅行,翻阅航空公司提供的杂志,40多页的杂志中有七八页广告,其中有两页的整幅广告是私立医院的宣传,夹杂在旅行信息和楼盘销售中间,颇为显眼。两家医院都在推广他们可以提供高级诊断和治疗服务,现在仅需在肯尼亚而不用出国就可以进行某些以前在东非无法进行的手术项目。这再次提醒了我非洲正在起步且蓬勃发展的医疗行业。

关于非洲医疗的消息多年常常出现在国际新闻中,但那绝大多数是关于援助和流行病的。过去,非洲医疗业的资金主要来自政府拨款和国际捐助,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医疗系统是专为应对严重问题和传染病而设的,综合性的医疗体系、产品和服务都尚未建立起来。比如这些国家使用很多资源来治疗艾滋病,但对于癌症、糖尿病、心血管病和其他很多慢性病的患者提供的服务非常稀少。而实际上,该地区有三分之一成年人的死亡人口死于慢性病,癌症发病率在2008-2013年期间增加了两倍,非洲的糖尿病人在2030年时要比现在增加一倍。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非洲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1%,但其撒哈拉以南地区的医疗支出仅占全球的不到1%

现在,关于非洲崛起的话题经常出现在各种政治和经济的场合中,经济发展、生活改善、消费增加,在非洲的很多地方确实在发生着显著的进步。医疗是社会升级和花费的重要领域,随着非洲国家富裕程度的提高,正在形成的中产阶级需要更好的医疗条件。同时非洲有世界上最高的人口增长率,预计2050年人口将达19亿,城镇人口近40%。极低的起点加上不断增长的需求,带给医疗领域巨大的增长空间。

据国际金融公司(IFC)统计,到2016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医疗市场将达到350亿美元的规模,而且在更多国内外投资的刺激下,还将继续增长,预计到2025年市场规模达到600亿美元。《中国投资》援引IFC数据称,从现在到2016年还存在250300亿美元的投资缺口,其中约110200亿需要来自私营投资。近一半的投资机会在于医疗条件的改善,其余的分属于药品和医疗用品生产销售、医疗保险,以及相关的培训教育。具体需要增加50多万张病床、9万名医生、50万名护士以及30万社区医护人员。关于药品和医疗用品则需要更新生产设备,改善市场流通体制。

 

公私合作模式的兴起

大部分非洲国家计划到2022年,提供基本水平的全民医保。为此,各国政府已经启动了医疗业的公私合作模式(PPP)。所谓公私合作模式(PPP,为PublicPrivatePartnerships的缩写),是指政府公共部门与民营部门合作过程中,让私人部门参与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从而实现政府公共部门职能的管理模式。

20136月,尼日利亚政府与一个私人公司财团签署了公私合作协议,在卡拉巴尔市修建一座拥有105个床位的中心医院,双方共同承担医院建造和运营的成本,向50万居民提供高质量的临床诊断服务。为了降低医院的收费标准,政府将会按季度划拨相应的财政补贴。更多的此类合作项目将进一步推动非洲医疗体系的发展。

私募基金同样在非洲医疗业起到巨大作用。2009年,总部设在伦敦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欧瑞斯(AureosCapital)与国际金融公司、非洲开发银行、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合作,创建了非洲医疗基金。其目的在于鼓励与扶持中小型医疗企业的发展,为低收入人群提供价格低廉、质量可靠的医疗服务,同时也为投资者提供丰厚的长期收益。该基金在关闭时,已经从各类私营投资公司和发展投资机构等渠道融资1.054亿美元。如今,非洲医疗基金已经投资非洲各国的医疗企业,包括肯尼亚的大道集团(AvenueGroup)——其业务涵盖私人医院和医疗保险,以及乌干达最大的零售连锁药店维恩药业(VinePharmaceuticals)

 

制药业

制药行业尤其受到公私投资领域的青睐。根据北京大学全球卫生中心的数据,如今非洲约70%的药品需要进口,其中40%来自印度,4%来自中国,非洲制药业的规模仅占全球份额的2%,但已经在稳步发展。据非洲发展银行介绍,非洲制药业每年增长速度超10%,是亚太地区之后最具发展活力的地区。

法尼西投资公司(Fanisi Capital)是私营公司进入非洲制药市场的成功范例。作为东非的一家私募基金公司,法尼西已经完成了制药业的两起收购案,并计划在第二轮基金中筹集超1亿美元,将业务范围从东非拓展到民主刚果、埃塞俄比亚、苏丹和赞比亚。

非洲正努力减少对进口药物的依赖,为此,非盟委员会制定了非洲制药业发展规划,目的在于保证基本药物获得安全、稳定的供应。该规划还绘制出非洲本土制药业的发展路线图。非洲多个国家政府为刺激本地药品生产提出了优惠措施。以埃塞俄比亚为例,对医药企业合资方进口的药品投资/投入给予免税,包括生产设备/仪器、QA设备/系统、化学制品、原材料API、包装材等。

品质医药(Quality Chemicals)原为乌干达的一家进口药经销商,2008年,在乌干达政府的推动下,获得印度公司西普拉制药(CiplaPharmaceuticals)公司投资。西普拉制药占海外股权的38.55%,品质医药拥有当地股权的61.47%,利润五五分成。乌干达政府同意注资23%,并为建工厂提供免费土地、建立基础设施,还与西普拉制药达成协议,连续7年从新工厂采购价值3000万美元的药品。作为回报,西普拉提供生产所需的技术,其中包括制造和检测技术、原材料的信息、包装技术以及生产工厂的设计。西普拉还提供所有工厂日常运营所需的技术,包括质量监管和控制。2009年以来品质医药一直生产抗击艾滋病和艾滋病病毒、疟疾的药品,成为对医疗健康至关重要、最大的本土制药企业。

 

普及型医疗器械

在医疗器械领域,除南非和北非的埃及等国家具有一定基础的医疗器械制造业之外,90%非洲国家缺少医疗器械制造业,因此,非洲超过90%的医疗器械产品都依赖于进口。国际咨询公司Datamonitor的调研报告称,过去5年,非洲医疗器械市场年增长率为7.5%2012年非洲医疗器械进口额估计超过40亿美元。

非洲各国医疗器械进口需求差异较大。南非进口的医疗器械产品主要有植入性心血管支架、外科植入性假体材料、螺旋CT机等,可以看出,南非的医疗器械进口需求与西方发达国家差距不大。另外,经济较发达的非洲国家对预充式注射器的进口需求也较大。不过,绝大多数非洲国家需求量最大的还是一次性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等普及型产品。这些非洲国家迫切需要价格相对低廉的一次性注射器、安全度较好的自毁式注射器、一次性医用乳胶手套、一次性医用导管、一次性(无纺布)手术巾、手术罩衣、住院服、病床床单等普及型医疗器械。

国际咨询公司Datamonitor的报告披露,2011年,全球一次性注射器总消耗量突破15亿支,其中绝大部分由美国、欧洲及各金砖国家所消耗,由于部分非洲国家的医疗卫生费用预算有限,使得一次性注射器的推广使用在这些国家受到一定限制。如果这些国家能进一步普及一次性注射器,全球一次性注射器的销量将上升1015个百分点。

内窥镜也是非洲医院和诊所需求量较大的医疗器械产品,多数非洲国家最需要的是普通内窥镜产品,如胃镜、喉镜和结肠镜等。一些常用诊断设备、急救器械也是非洲医院急需进口的医疗器械产品,包括黑白/彩色B超、高分辨率X线机、64CT机、医用小型制氧机、产科器械、牙科椅和牙科器械、义齿产品、裂隙灯等常用眼科检查器械、各种理疗器械、康复器械、肾透析机、超声波体外碎石机、插管(引流管)、输液泵和输液器等。

 

技术为先

作为一个新兴市场,非洲可以以技术为契机,推动医疗业的发展,尤其在农村贫困地区更是如此。据非洲发展银行统计,撒哈拉以南非洲有47%的人每日收入低于1.25美元,而手机在全非洲的普及率达到80%。撒哈拉以南地区可以利用新兴的手机技术提供质量更高、价格低廉的医疗服务。

利用手机技术,偏远地区的医务人员可以与世界各国的专家进行视频会诊。20086月至20096月间进行的一项研究,就使用手机定位数据追踪近1500万肯尼亚人的出行习惯。研究人员利用得到的数据与疟疾的发生情况进行比对。将来,政府还可以根据类似的人口流动规则采取干预措施,阻止大规模传染疾病的爆发,不过这得取决于普通民众是否愿意让政府搜集他们个人的医疗信息。此外,手机还可以用来发送实用信息,让人们了解健康的生活方式。电子医疗服务还能够便捷地搜集资料,确定疾病群,监测健康发展趋势,以及促进不同医疗中心的交流合作。

非洲人口超10亿,而且到2020年还将翻一番。这个资源丰富、商业觉醒的大陆,日益吸引越来越多投资人的目光。目前,非洲医疗业的状况是:人员不足,设备不足,资金不足。因此,外来投资对非洲的医疗服务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这既是一项造福人类的社会事业,也是回报丰厚的商业活动。

 

文章来源:转自2014-10-04 昆昆李 非洲商业观察


分享到: